您的位置 首页 经济

一个淘宝店主哭诉:我月销售额有百万级 但连20万都借不到_beplay在线网页新闻

一位商业银行的从业者认为,银行是不可能放宽风控的,现在客户逾期概率增大,大家都绷紧了神经,收紧风控是必要的措施之一。“这家新店就像我的孩子一样,还差两个月就满两周岁了。”当位居杭州的淘宝店铺的创始人徐

一位商业银行的从业者认为,银行是不可能放宽风控的,现在客户逾期概率增大,大家都绷紧了神经,收紧风控是必要的措施之一。

“这家新店就像我的孩子一样,还差两个月就满两周岁了。”当位居杭州的淘宝店铺的创始人徐远谈到这时,本该是令他开心、激动的时刻,现在却因还差两个月让他陷入了无尽的纠结中。

经营时间、纳税时间不满两年、没有房屋做抵押、与银行开放地区不匹配……这些都让他在多数银行面前没有拿到贷款的通行证。

而5月份马上有一笔网商贷也要到期了,如何还上这笔款项也让他倍感压力。另外,原本在去年冬天还有额度的网商贷,由于徐远的店铺受到疫情影响,营业额不再满足网商贷的要求,重复贷款也将面临被拒的尴尬。

如同一座大山,在整个团队一点一点做到公司马上要步入正轨的时候,横亘在了他们面前。

徐远说到,“眼看再过两个月就能符合一些银行的要求了,申请贷款会相对轻松一些。”

但是,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挺不过这两个月。

申请多家银行贷款,没有一个通过

“本地的一家农商行业务经理来过公司一次,他了解情况后,比较委婉地告诉我不好办,但还是要回去再请示一下领导。”

在徐远看来,很大程度上又是“没戏了”。

除了网商贷之外,徐远还先后申请了几家银行,包括两家当地的城农商行、一家国有大行。

但都没有结果。徐远向银行打电话说明来意以及自身条件后,银行从业人员一般首先会问有无房屋做抵押,得知徐远无法提供抵押物后,也就都没有再继续聊下去了。

当然每家银行要求不一样,除了抵押担保外,有的则需要开票正常,“但是从一级面料商还是二级面料商手里进货基本上是没有票的,他们是不开发票给我们;而且用户一般也不会为了几百块钱的衣服开发票,我们之前也没有主动提供。”徐远表示。

很多电商平台的小店铺主都是这样的情况。

实际上,在这个过程背后还发生了一件事,让徐远感觉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

在政府网站上填完贷款需求后,徐远有授权银行查询企业征信和个人征信。就这样,在多家银行查询完征信后,徐远被告知因为近期征信查询有点过多,银行让他先放一放。

“这就导致我原本可能通过的,在征信查询过多之后,也就通不过了。”

徐远表示,由于整个1月、2月份几乎没有销售,3月初才开始恢复,之前幸亏有提前收款功能,不然更没有办法维持。

但现在,网商贷马上就要到期了。不止是徐远,很多同行都遇到这个问题,网商贷被不同程度地降额。

几乎所有的路都堵住了,徐远一下子就慌了。

他的公司现在每天是有利润的,公司的业绩销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现金流不健康,这对一家初创型的小微企业来说,都是致命的。

徐远谈到,目前店铺的春、夏平均销售额为40-50万元,秋、冬平均销售额可以达到150-200万元;毛利在40%左右,如果达到运转非常自如的状态,至少需要60万元,如果暂时将眼前的难关渡过,只需要20万元就够了。

“但现在问题是,我连20万元都借不到,而公司目前的现金流只能勉强支撑到5月中旬。”

小微金融行业痼疾难解

一位商业银行的从业者认为,银行是不可能放宽风控的,现在客户逾期概率增大,大家都绷紧了神经,收紧风控是必要的措施之一。

另一位从事助贷业务的人士也表示,目前疫情影响着实严重,助贷方也收紧了风控,所以只有风险抵御能力强的企业会生存下来。

再加上近期深圳追查经营贷流入楼市的事情,至少在最近一段时间内,小微企业贷款的难度系数会再上升一级。

也就是说,小企业更多还是需要靠自身的现金流硬扛下来。

尽管政策引导金融资源倾斜小微企业已多年,针对国家长期以来大力倡导的信贷扶植小微企业,规定银行每年必须有一定比例的贷款余额专门针对小微企业。

尤其是疫情以来,许多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步入了寒冬。政府部门也加大了支持企业发展的政策力度,包括给予受疫情影响较大行业税费、加强普惠金融等多项政策。

国务院、银保监会多次下发政策文件支持小微企业,众多银行纷纷推出抗疫服务措施,大到工、农、中、建、交等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小到全国各地区域性的城农商行,从传统银行到网商、微众等互联网银行,也都在最近大力推出小微企业贷款各项优惠活动、扶持策略等。

5月6日,国务院又出台了最新支持政策:允许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延缓缴纳所得税,延长支持疫情防控保供相关税费政策实施期限。并且通过专项再贷款再贴现、激励国有大型银行发放普惠小微贷款、增加政策性银行专项信贷额度等,为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提供低成本贷款2.85万亿元。

种种措施,都在为小微企业活得久一些做努力。但是,小微金融弊病由来已久,具体到放款落实上的难题仍旧未解决。

银行也有银行的难处。“尤其是现在处在风险期,银行也要考量风险性。”

从小微金融近年的数据表现来看,银行更侧重“银税互动”相关的数据。2019年末,全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6.9万亿元,“银税互动”贷款笔数超过了前四年的总和。2020年第一季度全国守信小微企业“银税互动”贷款金额达到1816.3亿元,75万笔,超过了2019年笔数的一半。

“但是,这些主要还是放给能授信几百万元的小企业,大多数小微企业并不能满足这项要求。”一家知名金融机构的小微部门负责人表示。

新流财经曾报道,从结果上来看,真正的小微长尾企业并没有得到过多的金融支持,无论是税务贷、发票贷还是ERP数据辅助的贷款,也是集中在小微范畴内的头部企业,大多数的产品仍然没有触达本质上的小微群体。

这主要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对风险的谨慎有关系。

上述人士还表示,小微企业本质上是地方农商行、信用社、或者小贷公司的客户对象,但是现在经济下行叠加疫情影响,小微企业生存风险升高,存量预期的风险已经有所攀升,不管是银行还是非银贷款机构都比较谨慎,只能选择卡着放款。

仿佛陷入了一种无解的循环之中,如何实现金融机构和小微企业的需求两全,短时间内还是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

徐远的自救之路

申请贷款“补血”的同时,徐远也展开了自救。

但是,在成本上,他们几乎没有压缩的空间,“面料商、代工厂等上游合作伙伴也面临同样的问题,经营也困难,有的甚至还需要我们支付现金。办公室和仓库有减免房租的可能,但到现在也没有消息。”

当然,在税收上,员工社保上面的优惠政策给了他一丝宽慰。

当前,服装零售业基本都在清库存,一件原先成本在300元左右的羽绒服,50元钱就被专门收库存的收走。

一边是血亏,一边是血赚。零售商家是前者,收库存者为后者。

但徐远并没有跟风卖掉,像他们这种小企业,这种办法根本回不了多少款,也解决不了远忧。他相信,他们一定可以等到今年的冬天,再将这部分凝结大家心血的作品重新上架、出售。

另外,他们正准备牺牲一些利润做些优惠活动,并通过在淘宝开直播的方式提高周转率。“利润是其次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在流水和现金流上面。”

值得庆幸的是,在接收了一通又一通失望的电话之后,徐远终于迎来了新的曙光。

“朋友告诉我,老家的农村信用社和邮储银行,针对小微企业主的放款相对要宽松一些,只要有在当地事业单位工作的人做担保,就相对容易贷到款项。”

徐远谈到,与大城市不同,在小乡镇,人际关系比较纯粹,大家都知根知底的,就像疫情期间,哪家有个从湖北回来的,很容易就可以掌握,贷款也一样,更何况有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做担保。

不过,目前徐远还没有完全解决问题,他还需要找到合适的担保人。“现在小企业都在申请贷款,而很多在事业单位工作的老同学,都已经帮别人担保了。”

但是,至少看到了希望。徐远认为,现在就是要保持乐观的心态,总会有办法挺过去的。

他相信,现在就是洗牌期,只要扛过去,仍旧很有信心带着团队一起做的更大。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为化名)

beplay安卓下载生活网所有文章均来源于网络,文章所涉观点及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文章有侵犯他人权利,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l879.com/money/jj/155942/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