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俗

一菜一蔬,装着汪曾祺心中故乡的云 | 葛国顺

在他的《所谓吃货,不过是太热爱这个世界》中,谈吃的散文就有32篇之多,荠菜、枸杞、苦瓜、葵、薤、瓜、莴苣、蒜苗、花生、韭菜花、豌豆等等,都在他笔下开花;鲥鱼、鲤鱼、鳜鱼、凤尾鱼、鳝鱼、螺蛳等等,都在他文字中游…

beplay安卓下载生活网是立足beplay安卓下载面向全国融新闻资讯,体育赛事,娱乐八卦,IT科技,财经资讯,公益资讯,旅游资讯,教育资讯等知识性和娱乐性、服务性于一体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本站致力于为广大网民提供最新最及时的新闻热点资讯。

文/ 葛国顺

汪曾祺既是一介文人,也是大千世界里一个游童。他总是自谦“充其量是个名家”,平淡是他的压轴菜,让人从中品出人生的隽永。“平淡是个很不容易实现的境界,大部分人都是将平庸做平淡,即便经历丰富,也是庸庸碌碌了此生。汪老的关键在心态。”(姜异新《汪曾祺这个老头挺别致》)

汪曾祺在世时很乐观,是个对人间烟火充满世俗趣味的出世者,总认为“生活,是很好玩的”。他能写、喜书、会画,还能做一手好菜,是个少有的“四栖高手”,作家中少有的特别热爱世俗生活的人。他一辈子热爱劳动以及劳动所创造的美,包括饮食、风俗和生活中的艺术,创造美文,制作美食,奉献美。“汪曾祺的美文,以温馨、隽永、优美、崇尚自然,绵延悠长的韵味,迷倒了无数的汪迷,捧读他的美文,你会觉得连纸张的味道都变得好的。”(张晴《像美文一样的美食》)汪曾祺的美食,更是以独特的魅力,迷醉了众多文人雅士,并因此获得作家、剧作家、散文家、书画家之外的另一个头衔——美食家。他的关于吃、喜欢吃、喜欢写吃,其实也是美,是艺术之道。

懂得吃。

汪曾祺的《受戒》《大淖记事》等很多小说中都有水,充分体现了他对水乡生活的迷恋。水乡的静谧温柔,养成了他爱好各种美食的习惯。在他的《所谓吃货,不过是太热爱这个世界》中,谈吃的散文就有32篇之多,荠菜、枸杞、苦瓜、葵、薤、瓜、莴苣、蒜苗、花生、韭菜花、豌豆等等,都在他笔下开花;鲥鱼、鲤鱼、鳜鱼、凤尾鱼、鳝鱼、螺蛳等等,都在他文字中游弋。

展开全文

《五味》中,炒米、焦屑、端午的鸭蛋、拌菠菜、拌萝卜丝,可写得文采缤纷。《昆明菜》一篇说到昆明的炒鸡蛋,“炒鸡蛋天下皆有。昆明的炒鸡蛋特泡。一掂翻面,两掂出锅,动锅不动铲。趁热上桌,鲜亮喷香,逗人食欲”,真的把人的食欲给“吊”了起来。

其实,汪曾祺笔下的美食,并不上“档次”。几个小小的“杨花萝卜”,也被他描述成最好吃的食材。杨花萝卜即北京的小水萝卜。“因为是杨花飞舞时上市卖的,我的家乡名之曰:‘杨花萝卜’,这个名称极富于季节感。”汪曾祺笔下的高邮鸭蛋写出了人间滋味。“平常食用,一般都是敲破‘空头’用筷子挖着吃。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汪曾祺《端午的鸭蛋》)这种笔法充满无限的家乡恋情,细细品味,让人感到高邮人骨子里对鸭蛋的那份骄傲。

在汪曾祺看来,吃喝实乃人生一等大事。比如,他刚到美国时去逛超市,“发现商店里什么都有。蔬菜极新鲜。只是葱蒜皆缺辣味。肉类收拾得很干净,不贵。猪肉不香,鸡蛋炒着吃也不香。鸡据说怎么做也不好吃。我不信。我想做一次香酥鸡请留学生们尝尝。”他说,我给留学生炒了个鱼香肉丝。美国的猪肉、鸡都便宜,但不香,蔬菜肥而味寡,大白菜煮不烂,鱼较贵。

品着吃。

汪曾祺对吃是饶有兴趣的。在20世纪70年代的一封信中,他教朱德熙做一种“金必度汤”,原料无非是菜花、胡萝卜、马铃薯、鲜蘑和香肠等,可做工考究,菜花、胡萝卜、马铃薯、鲜蘑和香肠全部要切成小丁,汤中居然还要倒上一瓶牛奶,起锅之后再撒上胡椒末,称之为西菜。有一次到菜场买牛肉,汪曾祺问卖牛肉的:牛肉怎么做?让人感觉老头奇怪:不会做,怎么还买?其实,他是为了引出话头,结果倒给人家讲解了一通牛肉的做法,从清炖、红烧、咖喱牛肉,直讲到广东的蚝油炒牛肉、四川的水煮牛肉和干煸牛肉丝。(汪曾祺《吃食与文学》)

汪曾祺生前曾编过一本《知味集》,给这本文集写稿的有48位知名作家,历数中国菜的渊源和历史。文人很多都爱吃、会吃,吃得很精,而且善于谈吃,把谈吃文章集中成一本,什么八大菜系、四方小吃、生猛海鲜、新摘园蔬,暨酸豆汁、臭千张等,相当有趣。他在1973年写给朱德熙的一封信中还说:“我很想退休之后,搞一本《中国烹饪史》,因为这实在很有意思,而我又还颇有点实践,但这只是一时浮想耳。”足可见汪老对吃的兴趣。

让我难忘的是,1981年10月24日,汪老阔别42年第一次回故里,还到我家乡川青公社采风,时任当地文化站站长的我有幸全程陪同。在中午的餐桌上,自然少不了具有当地特色的菜肴,如雪花豆腐、川青过桥鱼和一些野味。汪老毕竟是美食家,对特色菜肴细细品味,赞不绝口,吃得开心。

亲手做着吃。

汪曾祺的“好吃”精神促成了一道汪氏菜肴的诞生。他在《文章杂事》中详细列出回锅油条的做法:“买油条两三根,劈开,切成一寸多长一段,于窟窿内塞入拌了剁碎榨菜及葱丝肉末,入油锅炸焦,极有味。”“这是我的发明,可以申请专利。回锅油条极酥脆,嚼之真可声动十里人。”

在不少文章中他都透露出对豆腐菜系的钟情。《豆腐》一文是他对豆腐喜爱之情的大成之文,洋洋洒洒4000余字,讲述豆腐的各种做法及风味,写出了汪曾祺的“豆腐学问”。“汪豆腐好像是我的家乡菜,豆腐切成指甲盖大的小薄片,推入虾子酱油汤中,滚几开,勾薄芡,盛大碗中,浇一勺熟猪油,即得。叫作汪豆腐,大概是因为上面泛着一层油,用勺舀了吃,吃时要小心,不能性急,因为很烫,滚开的豆腐,上面又是滚开的油,吃急了会烫坏舌头。我的家乡人喜欢吃烫的东西,语云:‘一烫抵三鲜’。”

1987年的《家常酒菜》中,在拌菠菜、拌萝卜丝、干丝、扦瓜皮、炒苞谷、松花蛋拌豆腐、芝麻酱拌腰片、拌里脊片之后,他正式将“汪豆腐”列入,并说“这道菜是本人首创,为任何菜谱所不载。很多菜都是馋人瞎琢磨出来的”。美籍华人作家聂华苓到北京访问,汪曾祺以家宴接待。做了几道菜,其中一道煮干丝,聂华苓吃得非常惬意,最后连一点汤都喝掉了。煮干丝是淮扬菜,不是什么稀罕物,但他是用干贝吊的汤。他说“煮干丝不厌浓厚”,愈是高汤则愈妙。中国台湾作家陈怡真到北京,请汪先生给她做一回饭。汪给她做了几个菜,一个是干贝烧小萝卜。那时,正是北京小萝卜长得最饱满也最嫩的时候。汪先生说,这个菜连自己吃了都很诧异,味道鲜甜如此!他还炒了一盘云南的干巴菌。陈怡真不仅吃了,剩下的一点点,还用塑料袋包起,带到宾馆去吃。(汪曾祺《自得其乐》)

汪曾祺逝世后,故乡高邮为纪念他,“汪氏菜肴”“汪氏家宴”一时鹊起,还出现了专事推介汪氏菜肴的“汪味馆”,生意十分红火。全国众多“汪迷”不顾路远迢迢慕名前往,品尝汪氏菜肴,饱览汪曾祺美文和书画。

谁的心里没有一片故乡的云呢?只是,汪曾祺把对故乡的感情融入生活的一菜一蔬,平淡朴实地叙说着心中的那片云。

(刊于2020年5月10日解放日报朝花版)

这是“朝花时文”第2293期。请直接点右下角“写评论”发表对这篇文章的高见。投稿邮箱hw038@jfdaily.com。投稿类型:散文随笔,尤喜有思想有观点有干货不无病呻吟;当下热点文化现象、热门影视剧评论、热门舞台演出评论、热门长篇小说评论,尤喜针对热点、切中时弊、抓住创作倾向趋势者;请特别注意: 不接受诗歌投稿。也许你可以在这里见到有你自己出现的一期,特优者也有可能被选入全新上线的上海观察“朝花时文”栏目或解放日报“朝花”版。来稿请务必注明地址邮编身份证号。

beplay安卓下载生活网所有文章均来源于网络,文章所涉观点及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文章有侵犯他人权利,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l879.com/cul/ms/155642/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