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俗

人文 | 汕尾-海陆丰元宵节的传统民俗【蔡伟斌林永炼庄谦应】

母亲接过盘,将面线倒入竹箶中,拿上一对灯烛与两个大桔放到盘中回礼给灯户,并握着灯户的手,道一声恭喜。炒面线时,拌上一些瘦肉、虾干、鱿鱼干丝、葱,洒上足够的油,在大火下爆炒,待面线变软,沾着油,表皮炒成金…

beplay安卓下载生活网是立足beplay安卓下载面向全国融新闻资讯,体育赛事,娱乐八卦,IT科技,财经资讯,公益资讯,旅游资讯,教育资讯等知识性和娱乐性、服务性于一体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本站致力于为广大网民提供最新最及时的新闻热点资讯。

元宵节的家乡面线

●蔡伟斌

家乡的面条,不叫面条,而是叫“面线”。我觉得用线来形容家乡的面条,那真是确切形象不为过的。它超长,像线条,绕成一圈圈。还有更深层的寓意,它是人们祈求长寿的一种象征物。

在家乡,“面线”并不是经常能吃到的食物。只有在某种特定的日子,那便是家乡元宵节上灯的时候。

上灯是家乡的元宵节的重头戏,以至于家乡人将元宵节称为上灯节家乡的上灯与别处不同每三年操办一次。凡是添男丁或新婚的人家于元宵节期间,要到各祠庙挂灯庆祝(谐音“添灯”),俗谓“上灯”,寓意添丁发财。正月十二日,向乡里人分发面线;正月十三日,主家设席招待亲人或朋友,是谓请灯酒。

在整个上灯节期间,家乡到处花灯辉映,喜气洋洋。而我最怀念的是正月十二日分发面线的这一日。

天刚蒙亮,妇女们就开始忙碌起来。那些没轮上上灯的人家早已在桌子上准备好灯烛和一大箩大桔,等待灯户前来分发面线。

母亲坐于门槛上,笑迎着每位灯户。一般前来分发面线的灯户或是亲戚或是朋友或是邻居。她们挑着两桶装得满满且腾着热气的面线,放在门口,掀开红桶盖,用筷子夹起一把盘送到母亲面前,然后兴奋地跟母亲说说她家上灯的情况。

母亲接过盘,将面线倒入竹箶中,拿上一对灯烛与两个大桔放到盘中回礼给灯户,并握着灯户的手,道一声恭喜。有时还调侃着灯户明年继续再添新丁,下次再轮上灯。

灯户咯咯笑起来,脸上洋溢着欢喜的笑容。她点了点头,接过母亲的东西,道声谢谢,挑起两桶面线,向下一家分面线去。

有时,碰上一些很客气的灯户,连续夹两大盘面线硬要母亲收下才肯离开。母亲不肯收,彼此推来推去。最后只好收下,当然也要回礼两次。

一天下来,灯户络绎不绝。两个大竹箶都快装不下了,满屋子飘着面香。桌子上的灯烛与大桔也空空如也,母亲立即叫我跑去市场买回来填上。

到了晚上,我们的晚饭当然少不了吃面线。母亲把众多不同灯户家的面线掺杂一起,放到大鼎中,热火炒翻一遍就可以吃了。面线油滑,入口轻嚼即碎,兼有葱未的香气,很是美味。炒熟的面线不宜存放过久,它会变质霉坏。

翌日,母亲会把剩余的面线摊散拿到阳台晒干,封装储存起来。

家乡的巷口处,有二间专卖面线的铺头。其中一间的老板是我的邻居,我叫他“面叔公”。他慈祥和蔼,制作的面线远销四乡六里。

在他偌大的院子里,每天用竹架挂着长长的面线,齐刷刷地一排紧挨着一排,面线如筷子般大小,表面沾着面粉末。清风徐来,整个院子恍若一个湖面,波光粼粼,淡淡清香,偶尔还不知从何处飞来些蜜蜂,嗡嗡响叫,停落在面线上。刚制作而成的面线经过挂晒后,变得白净干爽,也容易折断,需要小心翼翼地放到包装纸上,绕成圈状扎紧。

展开全文

对于面线吃法,家乡人大部分都是用来炒,很少用来滚汤。孩提时,我想吃面线之前,母亲需先去面叔公那预定。炒面线时,拌上一些瘦肉、虾干、鱿鱼干丝、葱,洒上足够的油,在大火下爆炒,待面线变软,沾着油,表皮炒成金黄色且结成一层疤,类似锅巴,香喷喷的炒面线就可以吃了。炒面,滑香易嚼,但比较油腻,往往吃上几口就感觉肚子涨饱。此时,配上一碗鱼汤,是绝妙美味。

随着时代发展变迁,家乡制作面线的传统工艺逐渐失传。巷口处的那两间面铺也消失了,面叔公再也不以制作面线为主业。于我这种挺怀旧的人来说是一种失落与遗憾。

习惯于大鱼大肉的朋友,你是否愿意尝试下我家乡正宗面线,体验下那独特口感与风味吗?元宵节不妨约上我,一道回家乡寻觅觅看哦。

往昔童趣元宵夜

●林永炼

小时候我在粤东农村,物质非常缺乏,生活过得清贫,该过的节日,该玩的东西,非常现实和原始。

比如正月十五夜“闹元宵”,实际不叫“闹”,叫“过元宵”或“走元宵”。记忆中,没有吃“元宵”这些东西,只是玩玩,热闹热闹,打发打发时间而已。元宵夜,我们做过如下几件事。

“点灯走火”。点灯,就是拿个“菜头灯”——用一个菜头(萝卜),小刀在中间开个“门”,将里面挖成一个空壳,在下面放上一节蜡烛,点上火。我们拿或提着“菜头灯”到处走走。

走火。拿有一枝类似“芒仔”形状的叫“真(同音字)仔”,点上火,“真仔”着火会发光又烧得很久,还发出“噼噼啪啪”声音。有的小孩用破棉被,绑在铁线上,倒些“水油”(煤油),有些家里没有破棉被的,背着父母将好棉被剪一团出来,绑在铁线上。大家就拿着“真仔”和点上火的棉团到处跑。人多时像电影里的火把,颇为壮观。

“见物做四句”。如:走到竹边,摘下竹叶说,“摘竹冼(潮音 1声,意为叶),饲大鸡”。 爬上榕树,摘几枝叶说,“拗(折)成(榕树我们叫成树)枝,饲大猪”。下来时背靠在树杆上说,“我我(意为:靠靠)成,件(意为强壮)到龙”。还有,拿一个石头掉进 ?“屎学(方言,意为茅厕)里”说道: “掂屎学,好明目(眼睛)”。

“找骂寻乐”。做一些恶作剧的事,通过别人的骂声,听后感到快乐。比如,知道“屎学”内有人,将石头掉进去,里面的人就会大骂,我们在外面却哈哈大笑。再有一种是成群结伴到外乡里边,大喊“盐钱菜马料缴(两种野菜名),XX(村名)伮仔死了了”。对方听到声音,也会回骂我们,有时会升级,双方互扔石头。当时,我们无忧无虑,没有考虑什么后果,用这种方式来取乐。

除以上所做的,还有很多记不起了。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玩笑太土了,太好笑了,有些事还觉得“见笑”,可在当时,我们却做得那么津津有味,那么肆无忌惮,感到无比欢乐。

有道是:什么花儿结什么果,什么年代唱什么歌。我们那种闹元宵的方式,如今有的已经销声匿迹,成为历史了。

东山元宵节的传统民俗

●庄谦应

熟悉的旋律,动人的音韵,随着春日和风穿越夜空而来,那是我的家乡——陆丰潭西东山村前又在唱白字戏,看看时间,明天又是元宵节了。

明晚,戏台上又将上演三国大戏——三英战吕布,黑张飞捏着丈八蛇矛赤膊上阵英勇无畏,红面的关二哥挥舞青龙偃月刀彰显英雄本色,仁义素著的刘皇叔掣动双股剑四两拨千斤,他们桃园义重,兄弟同心,将那有勇无谋见利忘义却未逢敌手的吕布杀得连连败退,狼狈逃入虎牢关。年年这场大戏,年年锣鼓铿锵,年年热闹非凡。东山人信奉仁义崇拜英雄不畏艰难于此可见一斑。

等到戏台上偃旗息鼓,台下的乡亲宾客立马向四周散开一大块空地,在亮如白昼的广场灯的照耀下,人们接踵摩肩,翘首以待,东山元宵节的年度盛宴正式拉开帷幕。

只听祠堂前“哐——哐——哐”锣声响起,东山理事会长者鸣锣开道,自祠堂前四巷领着“麒麟炮”往村前空地燃放。

“麒麟炮”为元宵烟花的一种,用烟花炮竹编在竹架上,前方以独角祥兽麒麟为首,故称“麒麟”。潭西镇多村皆燃放这种烟花,但他们往往将麒麟固定置于空地上点燃。而东山村之麒麟燃放方式截然不同,牠是移动燃放的——从来如此。牠为何可以移动?说来也没有什么高深的奥秘,只不过有人抬着“麒麟”跑动罢了。那么,抬这“麒麟”者又是何许人?他们不惧烟花炮竹炸伤吗?这源自人们对东山庄氏宗祠供奉的妈祖祖仙姑婆的崇拜之心。大家认为,只要求得姑婆许可,在祖仙姑婆的神恩庇佑之下,抬着一身烟花炮竹燃放不仅不会炸伤,而且可以求得每年的身体安康,事业兴旺,婚姻美满,家庭幸福。故每年元宵之前,乡里总有一批后生至祖仙姑婆圣像之前叩问圣杯,只有连续三次获得圣杯者方有资格为姑婆抬放麒麟,如若得到笑杯或哭杯,则表示没有得到姑婆的许可,失去抬麒麟的资格和荣光。因为祖仙姑婆神恩浩荡,年轻的勇士们,只是头束湿毛巾,身穿湿衣服,就可以大胆抬着麒麟炮在空地上绕圈跑动了。只见带麒麟的理事会长者用燃着的大香“嘶嘶”点燃麒麟前方的炮芯,“咻——咻——”,火箭炮立刻破空而起,“噼里啪啦”,炮竹轰鸣不绝,“嘶嘶嘶”,烟花不断怒放,勇士抬着麒麟绕圈且燃且走,东山广场的夜空一时之间色彩缤纷,如花似梦,璀璨繁华,热闹非凡,与天上皓月共舞,也将村前一池碧水映衬得如同星河一般灿烂。此时,乡里男女老少,四乡六里之远近亲朋,蜂拥而至,整个东山广场及厝头巷尾人头攒动,盛况空前。

十几架麒麟燃放完毕之后,人流依然在悄然增加。天上皓月当空,广场上灯火通明,旁边人家的天台上也满是边吃东西边讨论烟花的看客。精彩总是在后面。

接着,十来架“虎炮”次第华丽登场。顾名思义,“虎炮”以虎为头,相对于前面麒麟炮,编在虎架上的烟花炮竹更多,内容更丰富。人们屏息以待。锣声响起,人们自觉后退,让出通道和更多的空间。英勇的后生抬着虎炮上场,稳重的长者引燃炮芯,人们只觉得一下子淹没在色彩和声音的海洋里。耳朵里满是梦幻和春天的言语,而眼睛里,天女散花,画仙弄色,应接不暇。东山广场,已是人间仙境。这一夜,看客们的梦里,该全是烟花了。

当最后一朵烟花消散,人们如梦初醒,方才回味着元宵盛宴缓缓离开,期待来年更精彩。而抬麒麟或虎炮的后生,果然并没有怎么受伤,偶尔出现烫到灼到的,往往到姑婆的香炉里抓一把香灰涂抹,然后慢慢好起来。

记忆中年年烟花虎炮,东山的元宵佳节,虽是初春多雨时节,却也从未耽误过。印象中也未见湿漉漉的烟花之夜。这或许祖仙姑婆庇佑之故吧。据东山庄氏族谱记载,这天正是“祖仙姑婆赐福日”。自正月十一至十八连演大戏八本,正月十五燃放麒麟虎炮,都是为了答谢祖仙姑婆神恩。

祖仙姑婆的故事世代流传。

据传,祖仙姑婆慈爱异常,农忙时节经常为乡亲们守护孩子。奶奶、母亲经常说起这事。那是贫穷劳碌的年代,乡亲们为了温饱,必须经常到田里耕种,妇女也必到场,却苦于孩子无人可带。不知是谁,竟想到了庄氏宗祠中供奉的祖仙姑婆,于出工前将孩子送到祠堂里。说来也怪,那些孩子居然乖乖玩耍。母亲们劳作歇工带孩子回家时,经常看到他们嘴边沾着糕粉。久而久之,大家一致认为,那是敬爱的祖仙姑婆一直在照顾裔孙们。

相传,清康熙壬申年三月初六日,东山村鸾鸟鸣唱,天降祥云,此日,瑞东之妻吴氏喜诞贤女,取名淑贞。淑贞相貌美丽端庄,自小聪慧贤淑,在外友爱同伴,在家体贴双亲。长到十五六岁,勤劳乖巧,又能与邻居和睦相处,远近皆知其贤。

与东山隔河相望的上英镇有郑某者闻之,即请媒人求婚。瑞东夫妻得知他出身书香门第,随即应允。郑某大喜,择日迎娶。是年,淑贞十六岁,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不敢违,无奈含泪拜别双亲坐上花轿。郑家喜迎淑女,延请四方亲朋贵宾。

淑贞虽嫁做人妇,但心系东山,日间于夫家恪守妇道,操持家务,黄昏时分则借故返回娘家。淑贞每日手执雨伞一柄,行至三角渡 (今八孔桥之处 ),搭小舟回家,如此往来多次。 郑某不能强留,只得暗嘱渡公不要让淑贞过渡。农历四月廿六日,淑贞忙完夫家俗务,身穿新衣,脚穿红绣鞋,又欲返娘家至三角渡时,不见渡公,只见溪水滔滔奔腾,急生一计,将雨伞打开,倒放水中,纤足轻抬,立于伞上,衣袂飘飘,乘风破浪,霎时渡过对岸。渡公于暗处观之,瞠目结舌,已知淑贞决非凡人。淑贞上岸收伞,疾走至崎头山下,遇一仙女,执仙拂将她引上山顶,告知她是天上仙子下凡历练一十六载,尘缘已了,特来引她归仙。她便在山上石窟沐浴更衣。少顷山上彩云缭绕,围护其身,淑贞同仙女乘云上天。

淑贞成仙之后,护佑东山庄氏合族老幼,身体健康,家庭和美,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事业兴旺,英杰辈出,登第有人。乡亲族众皆顶礼膜拜,奉为祖仙姑婆,并于四月廿六“升天日”和正月半演戏、“放虎炮”酬谢鸿恩。

正想着,窗外却响起了好雨淅沥的声音。天气预报说,明天将中雨转大雨。今年元宵,莫非变成烟雨蒙蒙?转念一想,何必多虑?心诚则灵,冥冥之中,祖仙姑婆自有安排。雨也罢,晴也罢,璀璨的烟花,元宵的梦想,美丽的传说,永远烙刻在人们心中,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beplay安卓下载生活网所有文章均来源于网络,文章所涉观点及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文章有侵犯他人权利,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l879.com/cul/ms/122641/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